斋书苑 > 都市小说 > 夜的命名术 > 513、最大的心愿

513、最大的心愿(1 / 2)

何小小“一群”内。

Zard:“来来来,大家一起来吃瓜,刚刚最新消息,有天选之人在高山飞驒对那位猛人进行阻击,结果自己送了人头。现在神秘事业部像是疯了一样,差不多有80都在往那边赶,所有出入境关口都架起了生命检测仪,对所有人进行排查。包括所有货轮在内,以前都是抽检,现在是全部检查,没检查的不允许离开港口了。”

闯王:“这么夸张吗?这是把神代的太子给杀了?”

Zard:“不是太子,但地位也不差。被杀的老小子叫做神代云一,他老子叫神代靖丞,是家族内部真正的实权大佬。听说过十常侍吗,他就是其中之一。”

山城辣子鸡:“十常侍不是咱们古代十个权势滔天的大太监吗?”

Zard:“神代十常侍是一些时间行者给这十位神代权势人物起的外号,都是神代家主身边的红人,一个个说话阴阳怪气的,每一个都权力很大。之前促成神代财团与鹿岛、庆氏、陈氏联姻的,就是这个神代靖丞。现在他宝贝儿子好不容易反向夺舍过来,还被人杀了,任何一个神秘事业部时间行者都不敢担这个责任。。”

当初主导神代空音与庆尘联姻的,也就是这位神代靖丞。

青宝:“这个人到底是谁,据我所知,按照神秘事业部行动准则,是绝对不会动用这么多人力来仅仅针对一个人的。”

Zard:“嘿嘿,我听说,好像是这个人有动摇阴阳师根基的能力,其他就不清楚了。”

闯王:“你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?”

Zard:“你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。”

此时,沉默了不知道多久的静山突然说道:“根据旁观者的记载,在神代来到联邦大陆之前,是另一个家族的附庸。在那个时代,那个家族掌握着所有阴阳师传承,这个家族以外的所有家族,修行着神代如今正传承的修行功法。”

Zard:“哦吼,旁观者大佬出来爆料了。”

见手青:“旁观者是什么?”

Zard:“一看你就是没有进入里世界核心层面的人,旁观者组织虽然隐匿,但上流圈子基本全知道。它的前身是希望传媒的调查记者团,后来分离出来一支武装力量,目的就是为了记录历史真相。他们在联邦内部很低调,没有总部,没有领袖,每个旁观者都是独立的。”

见手青:“等等,调查记者为什么要拥有武装力量”

Zard:“好像是因为曾经有一位叫做江叙的调查记者,被财团杀害了。不止是江叙,还有很多调查记者死于阴谋与暴力,旁观者们忍受不了了。”

静山:“初代旁观者有记载,那个时候只有最尊贵的血统才能成为阴阳师,他们是整个东渡民族里的统治者。据说,他们不仅能召唤式神,还能将临死前有怨念的动物、人类转化为强大式神。也就是说,他们有创造式神的能力。”

幻羽:“等等,现在的神代家族,可没有创造式神的能力,据我所知,神代家族的式神已经几百年没有出现过新的了。而且,神代家族历史、联邦历史里,从未提到过你说的那个家族。”

静山:“这就是旁观者组织存在的意义了。只要旁观者组织还在,那他们就永远不可能抹去那些历史,包括他们东渡后进行的112次屠村行为。那个家族是真实存在的,只是在东渡过程中,被现在的神代家族坑害,全部沉入了禁断之海。那时候神代也不姓神代,姓织田。”

幻羽:“那个家族难道一个人都没活下来吗?”

静山:“记载是没有的,据说他们只要活着一个人,神代的统治就会被动摇。一开始初代旁观者认为是权力正统的关系,但后来发现,是力量根源的问题。这个家族的血脉,似乎是特殊的,一个人便能统摄所有式神。”

Zard:“嘶!这是我帮你们配的画外音!”

幻羽:“不要再来第二遍啊!”

闯王问道:“静山应该就是郑老板吧,我很好奇,如果这位猛人是咱们同胞,九州和昆仑会出手帮他吗?”

禁忌物ACE999:“在路上了。”

何小小“一群”忽然安静下来,群员都没想到,这一次九州竟是也没避嫌,选择要直接出手营救了。

为什么?

那个猛人到底是谁,值得九州这么做?

闯王:“不过,神秘事业部追杀他的人,没有一万也有五千吧。这位猛人现在肯定很惨了,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何老板去救人。”

夜幕降临。

“好吃吗?”庆尘笑眯眯的问道。

神宫寺真纪站在游乐园里,手里端着一盒章鱼小丸子,嘴里塞的鼓囊囊的:“好吃!”

谁也没想到,就在所有人以为庆尘与神宫寺真纪应该在狼狈逃窜的时候,这少年竟是领着小女孩跑来了游乐场里。

只因为,小女孩说自己从来没有去过游乐场。

“师父,咱们不是在逃命吗,要不还是走吧,待在城市里很危险呀,”小真纪压低了声音说道。

“放心,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”庆尘笑眯眯的开枪射击,打着面前练成一排的气球。

按规则,十发子弹打中九个就能获得最大的玩偶。谷

一般人是打不中的。

最新小说: 人间政道 人间神魔 废材又怎样?我锻体成圣! 我真没想当艺人 重生后,偏执大佬宠她入骨 换魂后,策反徒弟堕魔修炼 重生复仇,总裁前夫偷了我的金手指 拒绝雌竞,假千金被全家团宠上天! 御兽囤货养娃的我靠苟命成神了 玄学傻千金今天也在为所欲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