斋书苑 > 都市小说 > 夜的命名术 > 1000、后记(二)

1000、后记(二)(1 / 2)

地底的心跳声咚咚咚的传来。

在庆尘耳中如此清晰,又如此真实。

甚至还有一些熟悉。

大羽的画作疯狂向下挖着,庆尘看着‘自己’和‘师父’双手刨地挖土,总感觉怪怪的……

“你们说,这地底的心跳声……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大羽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:“那一天我亲眼见到他燃烧生命晋升半神,这种燃烧生命应该是不可逆的,一旦开始便没有办法停下,所以,地底的心跳会是zard的么?”

秧秧疑惑道:“会不会是zard析出的禁忌物?”

庆尘说道:“不会,禁忌物最快析出记录为12年,zard如果在那一战里死了,不可能这么快就析出禁忌物,所以一定是zard。如今我们谁也没见过土元素半神的能力,他在a级时便堪称不死之身,到了半神……或许还有奇迹。”

越来越多的家长会英灵、巨人,从密钥之门、暗影之门中走出,他们并没有直接进入城市,而是一同在这里等待。

7号城市边缘的高层居民楼上,渐渐有人汇集到窗边,好奇的看着这数不清的金色英灵。

“他们好像在等待什么?”

“这些金色的人影是什么,怎么从来没听说过,难道是陈氏的新画作吗?满天神佛?”

“他们也没在天上飞啊,满地神佛还差不多。”

“……你是懂接梗的。”

此时,坑洞已是越挖越深,直到地底百米处,却看见一层巨大的‘土茧’!

庆尘扶着大羽跳入坑洞底部,大羽此时腿上刚刚打了石膏,看起来格外狼狈。

大羽看着那层薄薄的土茧,从空间戒指里取出强光手电照射过去,竟还能透过那土茧看见里面正有个人在沉睡。

他屏住呼吸,竟是一时间不敢再挖了,生怕这土茧还未到破开的时候,影响里面的人。

“是zard吗?”大羽紧张问道。

庆尘还从未见过大羽如此紧张:“应是zard了,当初他消散之后潜藏在地底,为自己重塑身体……看来,土元素半神竟是将‘不死’这一属性发挥到了极致,一旦遭遇重创,能像凤凰一样涅槃重生。”

第一个水元素半神名为周其,他晋升之后能强行破开别人的生命力场,控制他人血液。哪怕是a级遇见他,也会被顷刻间夺走血液,恐怖至极。

如今火元素、空气元素都还没出过半神,倒是zard这土元素先成了。

正当所有人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,土茧化作流沙向内倾泻,汇聚在那人影身上,直到土茧再也不见。

大羽看到里面的人时松了口气:“真的是zard!”

zard躺在中央紧闭双眼,大羽一瘸一拐的走过去,低声呼唤道:“zard?”

下一刻,zard骤然睁开眼睛看向大羽:“你是……?”

大羽愣住了,他怔立几秒之后,笑着耐心说道:“我叫陈羽,以前跟你是最好的朋友,你不认识我了没有关系,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。”

zard乐了:“哇,你终于承认是我最好的朋友了!”

大羽:“……”

他哪能想到zard这才刚刚重生,竟然还会利用重生来套路自己?!

说话间,zard突然站起身来,将大羽身上的衣服撕烂!

如今zard速度太快,境界也稳定在半神之上,大羽根本没反应过来。

撕拉一声,却见大羽的上衣被zard硬生生撕开,露出他身上一副刚刚完成一半的纹身,那纹身赫然正是头顶小树苗的zard……

巨人们:“哇哦!”

英灵们倒吸一口冷气:“嘶!”

大羽:“……草。”

zard哈哈大笑起来:“你当初说我半神了就给我纹在身上,真的没骗我啊!”

大羽就在这上万人的目光中,社死了。

庆尘感慨道:“还得是zard啊!”

明明是一个很悲伤的时刻……

明明最终决战之后仍旧有许多火塘汉子、巨人、影子部队没能重新活过来……

破碎的山河还等待他们修整,百废待兴……

但就在zard回归的那一刻,浓重的气氛突然破碎。

也是直到这一刻,所有人才惊醒意识到,他们赢了,确确实实赢了。

昨天的一切不再回来。

明天的一切,一定比昨天更好。

土坑深处传来他怒不可遏的声音:“zard,你特么的!今天我必杀你!!!”

“走吧,让他们俩掐起来,我们还有正事要做,”庆尘笑着转身朝7号城市里走去。

小七一早准备好了喇叭,在城市中巡回呐喊着:“东大陆联邦已经在战争中获得胜利,家长会将对所有城市居民进行重新登记造册!”

一辆辆浮空车放着广播穿行于钢铁森林之间,家长会则如当初在10号城市肃清傀儡时一样,在所有城市里快速铺设检测站点,封锁所有街道,直到确定所有居民都接受心灵检测才算结束。

居民们听到是家长会来了,渐渐终于敢走出大楼,然后发出欢呼声。

在那些欢呼声中,庆尘走进陈余的那座精致宅院,院子里正有一位年轻人,怔怔站在院子里的一颗梅树旁:“可惜了,还没等到梅树开花的时节,就要永远离开这个世界了。”

庆尘站在梅树的另一侧,平静问道:“没打算挣扎一下?”

宗丞笑着说道:“没有意义。苦心经营的陈氏在你这样的神明面前,也不过是一击的事情,挣扎不过徒劳。这种时候挣扎,只会让自己输的更难看。”

庆尘若有所思:“我总觉得你不会死,能不能告诉我,你的退路到底是什么?”

宗丞哈哈大笑起来:“放心,伱我不会再相见了。”

庆尘站在梅树旁抚摸着虬结的枝干,他的瞳孔骤然收窄,眼底有金色流淌,无数的细节与线索在他脑中汇聚。

“我大概猜到你的退路是什么了,”庆尘说道:“我会想办法找到你的。”

“跟你这样的人为敌,真是让人很头疼,”宗丞叹息道:“可是何必呢。”

“我与你的仇,不能不报,”庆尘轻声说道。

宗丞忽然说道:“如果我能想办法将庆准还给你呢?”

庆尘怔了一下。

他成神之后,也曾想过要从世界意志之中将庆准剥离出来,可事实是他连偷渡自己都很困难,又如何将庆准剥离出来?

庆尘连头绪都没有。

庆尘说道:“或许我可以去问问零,当初便是她将李神坛留下来的。”

最新小说: 人间政道 人间神魔 废材又怎样?我锻体成圣! 我真没想当艺人 重生后,偏执大佬宠她入骨 换魂后,策反徒弟堕魔修炼 重生复仇,总裁前夫偷了我的金手指 拒绝雌竞,假千金被全家团宠上天! 御兽囤货养娃的我靠苟命成神了 玄学傻千金今天也在为所欲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