斋书苑 > 玄幻小说 > 唯我正邪之路 > 番外七 相亲相爱一家人

番外七 相亲相爱一家人(1 / 2)

“大哥.....”

无名的神情有些忧伤,因他与慕应雄之间的关系比较复杂。

慕应雄由于出生时受“万剑朝拜”,引来中原剑圣挑战,约定十九年后一决胜负。

而为了保护慕应雄,慕家买来与他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同刻出生的贫家小孩韦英雄(无名)作为替代品。

奈何无名天生命格为“天煞孤星”,身边之人均被克,唯独慕应雄从不避讳,二人虽无血缘,却是名副其实的好兄弟。

可因为慕应雄与其父通金卖国一事,二者走上了对立面。

不过真相是,虽然慕应雄本来就是金国王族后裔,但实则是假装卖国,目的是逼迫慕英名做出选择,再修剑道,为日后兄弟一战,打败自己成为剑道神话。

之后无名拜入剑宗,入剑宗冰窖“万剑轮回”历练三年,经受难以想象的痛苦,练就更高更强的武学修为。

而这三年中慕应雄也在刻苦学武,达至人剑合一之境,成为万剑之皇。

兄弟二人激烈一战,两种完全不同的莫名剑法交拼之下,最终无名以一招一剑成名“击败”了慕应雄。

原来是慕应雄为了成就弟弟无名的天剑之路,自愿败北。

但无名对这一切却都不知晓,他只是看着自己的大哥从此与他分道扬镳,也因此对此事引以为憾,从此不愿再使用“一剑成名”。

如今若是能再见到慕应雄,他自然是欣喜万分,可也更担心那个大和尚别有目的,唯恐将兄长拖入麻烦的漩涡之中。

“你是要对我出手吗?”玄哀饶有兴致的看着无名。

无名深吸了口气,缓缓举起英雄剑道:

“我知自己的实力不如前辈,但我不希望有人打扰大哥平静的生活。

所以即使明知不敌前辈,我也想要试一试。”

玄哀并未出声,只是静静看着无名暴涨的剑意,而雄霸已经很从心的拖着绝无神躲到远处,至于帝释天依旧被压在无形山下呜哇乱嚎。

下一息只见无名的周身涌出无数寒气,以寒气为剑,冰彻四方!

“神形守一,处虚实之,无上剑道的第一式·无形道吗。

看样子你距离达到全盛时期的战力已经不远了。”

到了这危急关头的时刻,玄哀还在摸着下巴颇为赞赏的点评此剑。

即使那万千寒气已经化作洪流狂涌而至,他也未出手阻挡,直至一柄长剑划破虚空,惊震天地!

绝傲的剑气化作一面坚实屏障,将所有的寒气尽数压下!

只见一个散发着凛然剑势的中年人从天而降,脚踏那竖立在地面上的长剑,目光灼灼的看着无名。

来者正是剑皇·慕应雄!

“弟,许久未见。”

“大哥你......”无名一时有些失言,他搞不明白为何慕应雄会突然出现在这。

玄哀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脖颈道:

“你手中的那柄剑与他手中的那柄剑有一些联系。

所以在将你‘请’过来时,我已通过你的英雄剑向他的丹心剑发起了求救讯号。

作为一个实打实的弟控,若是发现你有性命之危,无论他在哪里都会第一时间前来相助。

倒是有件事让我感到有些惊喜,比起你来说,你的大哥此时竟然是全盛时期的状态。”

慕应雄幽幽的叹了口气,将脚下的丹心剑收回剑鞘,回身看向玄哀道:

“我体悟了许多零碎的记忆,那好似本就是我经历的某一个片段,也是因此我的无天绝剑才达到巅峰之境。

不过也是因为这样,我才知晓我以为的巅峰,并非真正的巅峰。”

玄哀读懂了慕应雄此刻的眼神,他是一个真正的武痴,亦或者该说是剑痴。

“所以,你愿意赌一赌我的目的?”

“不错。”慕应雄神情坚定的点了点头,“但更重要的是,当我面对你时,也难有拔剑的勇气。

所以你若真的准备为祸苍生,世间无人可以阻挡。

我不像吾弟一样心系天下,但就是如此我更明白身为一个强者的骄傲。”

玄哀深深看了慕应雄一眼,然后有些遗憾道:

“可惜了,你并非最佳的人选。”

随即玄哀并未直接锁定下一人的位置,只是摆了摆手道:

“人现在还没齐,剩下的两个有些难办,所以我要花费一些时间,你们的食宿问题就交给小熊去解决。”

紧接着玄哀的意识便进入万界通识天地。

【这年头欠钱的都是大爷】

【摩呼罗迦:咳咳咳,有没有原著党帮我查一下笑惊天那老小子在剧情刚开始的时候,是窝在哪个犄角旮旯。】

【暗夜舞王:你都突破碎空境了,还这么缩手缩尾的!直接掀翻整个世界找人呗!】

【摩呼罗迦:你懂个屁,我的风格是大开大合的那种,若真的放开手脚,这方世界就玩完了!】

【我才是魔教教主:我倒是有个法子,你若是控制了天下会和无双城,直接广撒网的将那笑惊天的消息宣扬出去。

说不定还能把笑三笑那个老阴货给逼出来。】

【摩呼罗迦:这个主意倒是不错,不过话说你怎么改了这么个名?】

【我才是魔教教主:独孤教主回来了.....我又打不过他,只能被迫退位让贤,变成副教主了。】

【暗夜舞王:哈哈哈哈,剑问情你果然是个菜鸡!】

【我才是魔教教主:阴不觉你完了,我现在就告诉独孤教主,你在间接骂他是鸡王!】

【暗夜舞王:玩不起是吧,要不咱两过过招!】

【我才是魔教教主:你只要不用魔鬼四绝手,我保证打的你跪地叫爸爸!】

【暗夜舞王:哎呦我这暴脾气,来虚拟竞技场单挑!】

【摩呼罗迦:咳咳,剑副教主,你在前往竞技场前,我有件事想要问你,我师弟他最近如何?】

【我才是魔教教主:你说玄战啊,他过得还不错啊,听说最近还和影卫宫那两姐妹勾勾搭搭的,差点被鬼尊给拍死。

嗯,这样看来,确实不错。

@暗夜舞王,我已经发起申请了,你不来你是我孙子!】

【摩呼罗迦:师弟他.....竟然堕落至此.....】

风云世界。

玄哀怒其不争的退出万界通识天地,看着还在围观他的几人,没好气的说道:

“你们该干嘛干嘛去,我若有事会让小熊去通知你们。”

慕应雄和无名点了点头,随即两人眼神对视,目光里只有对方。

而雄霸在一脸谄媚的将玄哀请到一处庭院,就开始吩咐文丑丑去安排众人的食宿问题。

至于泥菩萨的事情早就被他抛之脑后,随即他瞥了一眼依旧被压在无形山下无法动弹的帝释天,接着扛起呜哇乱叫的绝无神回到了自己的住所。

作为一代大BOSS和一代半大BOSS,两人都未想过会以这种方式会面,特别是绝无神还被封印在棉被里。

雄霸淡淡的看着绝无神在一顿乱蛄蛹后,终于费劲的起身,只为了取得一个平视自己的位置,主动说道:

“你应该从颜盈口中听过关于我的事情。”

绝无神眉头紧皱,一脸阴郁的注视着雄霸,对于他的发问,他并未回答,只是以一种狠毒、愤怒,又略显羞恼的目光盯着对方。

雄霸对此并不在意,自顾自的沏了一杯茶,接着说道:

“你我虽是初次相见,但也都算是聂风的一代后爹,这也可以算作你我二人是一种另类的兄弟关系。

你觉得我说的对吗?”

绝无神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诡异,鼓起腮帮子就想要对雄霸发起呸呸呸的连环口水攻击,但当与雄霸那淡定的目光相对时,他又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些太幼稚。

于是一顿蛄蛹之后,再次摔倒在地,还是雄霸体贴的将他的身体扶了起来,依靠在一个衣橱上。

“雄霸!你到底想要说什么!”

雄霸沉默片刻道:

最新小说: 灵异调查社:诡案秘闻 罪恶狩猎者:头号追凶人 民间摸骨师 九重仙塔 地下密藏1949 风水奇闻录 天命 开局被借命,我觉醒了天师血脉 诡秘惊悚空间:我靠破案续命 玄幻:风流债太多,女帝师尊急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