斋书苑 > 武侠仙侠 > 我在修仙界万古长青 > 第425章 大青定计,重要情报(4号卡壳休息)

第425章 大青定计,重要情报(4号卡壳休息)(1 / 2)

金月真君作为卫道盟元老,夏文月的师尊,总舵没有理由拒绝她的造访。

“金月道友可是过来问罪?陆某此前未经同意,纳贵宫夏仙子为妾,确有唐突之处。”

陆长安没有拒客,似笑非笑的道。

“陆真君悉心栽培文月,本宫怎会怪罪?陆真君和本宫一样,都是为了文月好。”

金月真君一反强势的做派,笑容温和欣慰,仿佛一位通情达理的师长。

听到此言,在场了解金月真君的高阶修士,不禁叹为观止。

纳兰师姐脸皮微微泛红。

她暗忖,得知夏师妹私定终身时,您老可不是这么说的

过去一百年,夏文月不受师尊待见,备受冷落,根本没有重点培养。

如今在陆真君提携下,夏文月晋升元婴期,可以说是打了金月真君的脸。

金月真君造访总舵,绝口不提陆长安擅自纳妾的事,客套寒暄,仿佛是一家人。

楚盟主、金月真君等几位元老,在陆长安府上小庆。

“陆真君,金云谷的四阶灵脉,承担不了那么多元婴修士。夏仙子如果能留在卫道盟总舵,本盟主不会亏待她。”

楚天封暗自传音道。

由于金月真君是主和派,楚天封不想夏文月跟她回到傲月宫。

金月真君也悄然传音,协商道:

“陆真君,文月结婴承了你的恩情。本宫可以不收聘礼,傲月宫欠下你一个人情。不过,文月师承傲月宫,修行两百多年,这里才是她的归属。”

“不收聘礼?”

陆长安有些好笑,金月真君真要这么好说话,自己就不会找楚盟主打掩护了。

楚天封和金月真君的提议,陆长安都没有倾向同意。

“等文月巩固出关后,陆某征询她的个人意见。”

陆长安回应道。

“也对!要尊重夏仙子的个人想法。”

楚天封颔首笑道。

金月真君虽然急,却知现在的主动权不在自己这里。

夏文月是陆长安的妾,又是后者栽培晋升元婴期。论关系疏远,乃至结婴的恩情,谁也比不上陆长安。

当晚,几位庆贺者离开陆长安的元老府邸。

金月真君索性留在总舵,耐心等待。

……

半个月后。

密室内,陆长安第一时间见到出关的夏文月。

结婴后,夏仙子容貌未变,眉目如画,莲腰花态,但气质有无形提升。

由于道体和功法原因,夏文月依旧清冷如雪,结婴后更是高处不胜寒,孤清超凡,仿若广寒宫中的月娥仙子。

“夫君!文月成功结婴,总算没有辜负你的栽培。”

夏文月冷秋般的眸子,泛起淡淡温情的波光,流露感激和庆幸的神情。

陆长安知道夏仙子不是热情主动的类型,便主动将她搂入怀中。

一声夫君的呼唤,可见夏文月对陆长安的认同,以及心态转变。

同为元婴期,她也有勇气如此称呼。

二人没有谈什么正事,相拥温存,偶尔低语叙话。

“夫君,在心魔劫的最后关头,文月差点动摇。还好,妾身最终选择坚定的信任夫君。”

夏文月心有余悸的样子。

还好,心魔世界里的罪恶,各种人性底线,大多被陆长安模拟过。

她最大的心结,确实是陆长安。

幸运的是,恰好陆长安本人配合,掌握《天魔秘法》,助其圆满,。

“信我,你吃不了亏。”

陆长安笑着,将裙衫半解的新晋元婴仙子,压倒在胯下。

“心魔还蛊惑妾身,说你最终还是会跑路,弃我而去。”

夏文月恬静如画的雪颜,泛起淡淡绯红,双眸直视着眼前的男人。

“只有弱小时,才会跑路。”

陆长安淡笑回应,让夏仙子无以反驳。

……

一日一夜后。

殿室内残香余韵,裙衫鞋袜凌乱散落。

“夫君,为何晋升元婴后,妾身法体仍是吃不消?”

夏仙子换上一身雪白新衣,忍着疼痛,酥软无力的起身。

环顾狼藉的房间,她琼鼻轻皱,施展法术清理,除去夹杂在残香中的海鲜气味。

陆长安盘坐运功,面色舒展,心头涌起惊喜。

昨夜论道,二人共修《龙凤双鼎法》,效果比陆长安预期好。

陆长安只与两位元婴仙子共欢过,没有太多比较对象。

夏文月“冰魄玉髓”的先天道体,显然更契合双修,对修炼的促进效果明显比紫霞仙子更好。

今日修行,陆长安发现效率大增。

虽然受岁月桎梏,每日进度只有那么多,但可以节省两個时辰的空余时间。

而且,一次阴阳论道后,对身体精元的促进,至少可以维持半个月。

“以前夫君对你怜香惜玉,手下留情。”

陆长安看向有点洁癖的夏仙子,笑着摇摇头。

论天赋和潜力,夏仙子足以担任他这一世的道侣。

此女的先天道体,不仅能增幅斗法,论道的体验也极佳。

唯一的遗憾是,夏仙子比较传统被动,某些姿势无法解锁。

……

陆长安打坐后,终于和夏文月提及正事。

夏文月的最终归属,确实要遵循她的个人意见。

“妾身自然是追随夫君。”

夏仙子不假思索的道。

这一世,陆长安对她的影响最大。

年轻时,发掘先天道体,改变她的病弱体质,踏上修行,这是再造之恩。

她的第一次,最珍贵的【太阴玉液】,年轻时的倾慕思恋,都归属陆长安。

而在傲月宫中,她被孤立上百年,日子并不好过。

“如果不是夫君,文月此生无缘结婴,很可能身殒在心魔劫中。如此恩情,值得妾身侍奉终身。”

夏文月主动依偎陆长安,语气坚决,像是在表忠。

“我记得,文月刚去傲月宫的一百几十年,受到重用栽培的。”陆长安客观的提了一句。

“还不是因为你!”

夏仙子横了他一眼,让自己遭了百年之罪。

所幸,百年煎熬后,终于苦尽甘来。

“刚去傲月宫的时候,师尊待我还可以。前提是,文月要听话,甚至作为她的利益筹码。”

夏文月如实道。

在傲月宫,她毕竟修行了两百几十年,感情肯定是有的。

“金云谷的四阶灵脉,规模较小,不足以承载更多的元婴修士。”

陆长安提及客观事实。

“难不成,夫君打算让我回傲月宫修仙?”

夏文月诧异道。

她知道陆长安和师尊关系不对付,因而刚才表态,选择追随夫君。

“没错!我建议你继续留在傲月宫修行。”

陆长安建议道。

夏文月怔了下,疑惑道:“妾身不应该陪同夫君修行?为何如此安排?”

陆长安笑着跟她分析缘由:

“一是道义传承问题,伱若离开傲月宫,属于不义。”

虽说金月真君冷落在先但并没有将夏文月驱逐宗门。栽培之恩,师承道统都在。

“其二,傲月宫产业丰厚。作为元婴真君,文月你也有一份。等你师尊老迈或者仙逝。届时,你就是傲月宫的实际掌控者!”

听到这里。

夏仙子俏目瞪大,怀疑的目光看向陆长安:

“夫君扶植文月结婴,不会是想通过妾身算计、执掌傲月宫吧?”

“说的什么话!你夫君岂是那种贪图权势的人,如此安排还不是为了你好。”

陆长安愠怒,抬起手掌一声“啪”响。

他随后又做了一番思想工作:

“文月你如今晋升元婴,作为影响修仙界格局的女真君,应该独立自主,拥有自己的事业,在修行上不能依赖夫君。”

“况且,晋升元婴后,我已经没有足够资源培养你了。”

陆长安说罢,长叹一声,神色显得寂寥。

夏仙子恍然明悟,暗忖道:

“夫君之前为了栽培我结婴,恐怕已经耗尽了家底。他还养了一只四阶妖王,没法负担更多。”

明白“真相”后的夏文月,不禁有些愧疚。

她确实应该独立自主,不能给夫君增加经济上的负担了。

最新小说: 这天下第一宗有我,是灭定了! 当神经质的三师兄开始正常后 哥布林:我的子嗣遍布世界 刀道无双,成就刀道第一人 至尊神主 德鲁伊:自然与生命的真谛 开局签到五行灵根 大话聊斋 大乾镇妖司 万剑之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