斋书苑 > 武侠仙侠 > 光阴之外 > 第五百七十九章 祭月将风起星火欲燎原

第五百七十九章 祭月将风起星火欲燎原(1 / 2)

神灵有梦,以舞为祭,剪纸众生,涂绘万物。

秀者神悦,赐福永道,莠者灵恶,一念空灭。

这,就是祭舞。

此刻随着双子峰内老者在这反噬中的灭亡,和他一同消散的,还有这场失败的祭舞所产生的一切舞蝶。

这些舞蝶吞噬了他的血肉后,融在了天地间,不见踪迹,使众生万物,得以清明。

而对于未央山脉的众生来说,清醒……或许并非一种幸福。

不被安排的人生,可能带来的是更多的迷茫。

放眼看去,从山下的城池开始,这场迷茫如同风暴横扫,将城池淹没。

城池内,凡俗也好,修士也罢,都在清醒的一刻,沉默了。

有的夫妻,有的朋友,有的亲人,有的师徒,他们之间彼此望着对方,神色内复杂取代了茫然,他们彼此陌生又熟悉。

陌生的是因曾经不认识,被赋予了角色从而在一起,熟悉的是这段记忆并未消失,而茫然的是在清醒之后,又该何去何从。

城池如此,宗门这样,一个个家族更是这般,风暴席卷了整个未央山脉,将一切笼罩。

有的人选择了离开,永远的不再回这个让他们感觉惊恐与荒诞之地。

这其中更多是外来者。

但实际上未央山脉的绝大多数众生其实从出生就在这里,他们的命运在婴儿时期就被改变。

甚至继续追朔,他们的祖祖辈辈,都是如此。

他们习惯了人生被安排,习惯了一切都是被既定了轨迹,甚至这种习惯已经成为了本能,因为在没有苏醒之前,他们根本就不知晓真相。

在他们的认识里,天地并没有变化,人生也是正常。

就如同被关在牢笼里,当有一天牢笼被打开,可他们……还会选择在牢笼内。

甚至他们的心中,为了加固自己的思绪,会去产生一些质疑,质疑这所谓的梦醒,是一场骗局。

以此来证明,自己从始至终的清醒。

这是一种幸福,也是一种悲哀。

许青默然。

此刻的他,借助队长前世身所在的蓝色冰棺,借助其内的权杖之力,他的神念覆盖了整个未央山脉。

这使得他清晰的感知到了来自众生的思绪。

最终,许青和队长,选择了离开。

临走前,队长也感受到了这一切,叹了口气。

“这些从出生开始就在这里,祖祖辈辈都在此地生存的众生,即便是梦醒,可还是与梦中没什么区别。”

“他们会继续生活在这里,与之前一样,没有变化。”

“小阿青,走吧……或许对他们来说,我们的出现,是一种打扰。”

队长摇头,收起了自己的冰棺,向着天空走去,数步后停顿,转头看向许青。

许青深吸口气,收回感知,走向队长。

二人在苍穹默默的离开,直至在阴阳花间宗外,他们的脚步一顿。

吴剑巫,在那里。

此刻的阴阳花间宗已经十不存五,山体崩塌,灵池也在这尘埃里污浊,而宗门的弟子在清醒后离开了大半。

唯有本就是这里出生的修士,沉默的坐在碎乱的山石上,思绪很乱。

而吴剑巫的身影,呆呆的站在山下,他的前方是步步走远的云霞子。

晚霞的天空带着落幕之意,给人一种压抑之感,如此刻他的心,也如此刻云霞子的复杂。

吴剑巫怔怔的望着云霞子的身影,心底难言。

在感受此地发生的剧变后,他第一时间跑回这里,看到了山体的坍塌,看到了四周的混乱,也看到了云霞子。

他曾吟诗,但对方仿佛听不懂了,从始至终,没有去看他一眼。

这让吴剑巫的满心苦涩,此刻凝望对方的背影,他忽然大声开口。

“天黑大风吹云岚,日明微雨我有伞!”

吴剑巫的声音传入天地,落在了云霞子的耳边,只是云霞子的脚步没有任何停顿,也没有回头,最终远去,不见踪迹。

吴剑巫失魂落魄,退后几步坐在了一旁。

许青和队长默默走来,看着吴剑巫神情上的暗然,许青抬手给了吴剑巫一壶酒,他觉得这一刻的吴剑巫,应该是想要喝酒。

吴剑巫颤抖的接过,喝了一大口后眼睛有点红,喃喃低语。

“她根本就听不懂,都是假的!”

队长叹了口气,拍了拍吴剑巫的肩膀,没有多说。

直至片刻后,随着吴剑巫情绪恢复了一点,他们一行人离开了此地,只不过吴剑巫一路沉默。

途中队长找到了藏身在一处地缝内的宁炎,将其拎起。

宁炎胆战心惊,之前这里的一幕,让他感觉无比的危险,于是在看到许青等人后,他心情也是激动,随后怒视吴剑巫,正要开口,可发现吴剑巫的情绪不对劲。

宁炎惊疑,有心问询一下,但也知道此刻不适合,于是将这好奇压在心底。

就这样,他们一行人离开了未央山脉,随着队长取出人造太阳,众人身影在内闪烁,消失在了天边。

时间流逝,很快七天过去。

发生在未央山脉的事情,从离开之人的口中渐渐传出,同时祭舞的死亡,也引起了所有阴阳花间宗的重视。

在这七天里,很多阴阳花间宗的强者,都在听闻此事后借助门徒传送过来,进行查看。

最终一道来自阴阳花间宗的通缉,向着整个祭月大域传开。

通缉以未央子与天青子为首的渎神者。

若有人提供线索,将获得阴阳花间宗的友谊,如有人提着他们的头颅与灵魂送来,阴阳花间总宗,将给予解难丹赏赐。

此通缉一出,整个祭月大域震动,一方面是此事不小,另一方面则是解难丹。

此丹的作用只有一个,那就是缓解因诅咒所形成的痛苦。

祭月大域的修士,他们体内的红月诅咒随着修为的增长与时间的流逝,会逐渐给身体和灵魂带来极致的痛苦。

这种痛苦所形成的折磨,是任何一个修士都不想去承受的,而唯一能缓解这痛苦的,唯有解难丹。

只不过此丹太少,而需要的众生又多,所以极为珍贵,不是灵石可以购买,往往任何一枚,都是奇货可居。

如当初两族联盟的老祖,就是打算将许青生擒送去神殿,从而换取解难丹。

由此可想,这通缉的诱惑有多大。

而此刻被通缉的许青和队长等人,他们已经远离了未央山脉,出现在了靠近西部之地。

在这里,队长要去避避风头,同时为另一件事做准备工作。

许青不打算跟随,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处理。

他始终记得端木藏那边的萤火之城内,存在的十多万处于诅咒之中的人族,他想要帮助他们化解诅咒。

只不过想要解开这个诅咒,他需要进行大量的研究与实验,这需要一个相对安稳的环境,也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以队长跳脱的性格,和他一起的话显然不适合。

同时有一个地方,许青也打算去看看。

于是许青将这个想法,告知了队长。

“研究诅咒?”队长闻言眼睛一亮,取出个桃子咬了一口后,目中的光芒更强烈。

“哈哈,小阿青你这个想法,原本是我准备的第八件大事,你若是能提前有所心得,我们后续之事就可节省大量时间。”

“也好!”队长脸上露出果断,递给许青一个苹果,搂住他的脖子,低声开口。

“小阿青你自己出去的话,记得要留意别被阴阳花间宗找到,我呢准备先去干个小事,大概需要半年多的时间吧。”

“有多小?”许青看了队长一眼。

“哈哈,很小很小的小事。”队长抬手拇指与食指碰触后又分开一道缝,以此来比喻要做之事。

“那你保重。”许青笑了笑,没去多问。

队长哈哈一笑,抬头看了眼远方天地。

“行吧,我们就在这里分离,半年后在苦生山脉汇合怎么样?我和你说小阿青,这一次不要迟到,能提前到最好,半年后,大师兄带你加入一个特别牛逼的组织!”

“那里,可是我们干红月的一步重要之棋!”

许青目中露出异芒,苦生山脉这个地名,他第一次听说是从端木藏口中,知晓那里有加入逆月殿的方法。

至于具体,许青不了解,而他原本计划要去的地方,也包含这苦生山脉。

因为端木藏告知,逆月殿对诅咒的研究很深,若能从内获得相关信息,将节省他大量研究的时间。

且触类旁通之下,也能为他提供很多思绪。

于是许青点了点头,和队长商定了一些相见的细节后,许青起身,准备离去。

临走前,队长从吴剑巫那里拿了点种子,递给了许青。

“小师弟,你若提前到了苦生山脉,在那里将这些种子种下,这样我这里遇到什么急事要找你的时候,我会让大剑剑安排个子嗣循着这个种子的气息去找到你。我办完事过去后也能通过这个找到你。”

许青接过种子,心底有些奇异。吴剑巫子嗣的特殊,他是知道的,脑海不由浮现出当年那个愿望盒,于是看向吴剑巫。

吴剑巫依旧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生无可恋的躺在那里,时而叹息。

“不用管他,失恋嘛,正常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

最新小说: 冰山首席PK替嫁新娘 仙界归来 纯情护卫 1855美国大亨 终极狂兵 花都杀手特种兵 纵使相逢应不识 重生之都市仙尊 陆先生的情之所至 生死双魂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