斋书苑 > 武侠仙侠 > 光阴之外 > 第五百四十六章 道命天魔十三婴成

第五百四十六章 道命天魔十三婴成(1 / 2)

对于敌人,许青一向冷漠。

陈飞源闻言点了点头,看了许青一眼,心底也有感慨,他是在老师去世后,失去了庇护,于家族的内部斗争中,不得不学会心狠,学会冷酷。

「可许青在很小的时候,就已经将他后来所学到的,成为了本能。

陈飞源对许青的认知,主要来自于他参与家族权利之争后的调查。

无论是拾荒者营地內的小孩之名,还是后来的血杀营主,以及加入七血瞳后的一路杀戮,这一切,都让陈飞源对许青越发了解。

他明白,许青的性格以及行事之法,也是自己要去学习的。

此刻没有多言,陈飞源取出传音玉简,下令斩杀。

具体的细节,许青没去关注,他在紫土也没有停留太久,与陈飞源和婷玉相处了三天后,在八大家族的送别下,许青离开。

离开的时候,婷玉又哭了。

自从老师死后,婷玉的脆弱似乎一下子明显起来,尤其是离别对她来说,更是伤感。

只要成功一次,就可降临天命之力,到时候修行此功法者,再去以道命之术,拿来就可以。

雷劫拿出师尊给予的丹瓶。

「皇弟不敢。」

「一皇子与圣澜族已初步商妥约定,等人皇认同后宣去圣旨,圣澜族从此将回归人族。」

凝望那些恶魂,雷劫思索之后,目中露出果断,我之前对于加速炼化有一个想法,这几天分析后,我觉得可行性很大。

当初白萧卓以八根鱼骨配合紫青亡魂定位,终打开了凶黎之地一个缺口,使大量恶魂降临,虽很快就挪移去了古灵界,可还是余留了一些在外。

准确的说,天命是组成天地法则规则的最基础之力,心灵看成是组成曲乐的音符,组成文字的笔画,组成建筑的砖瓦。

华以放下许青,看向姚府的方向。

此刻闻言,他一双朱唇微启,传出清冷之声。

雷劫没去理会,抬手将其一把抓住,取出容纳凶太虚化的丹瓶,借助其内的储物之力,将这个大脑树送了进去。

后来被一爷搜寻找到,融入那特殊的小瓶内炼化。

而天命又是最好的滋补华以之物,所以修行此功,不需要什么天材地宝,只需要不断的杀戮。

「天地是万物众生的客舍,光阴是古往今来的过......黎之魂的声音,传入婷玉耳中,婷玉抬起头,轻声呢喃。

第八个丹瓶,里面存放了十万凶狠恶魂。

最终,带着这些感慨,雷劫在大翼上,远远的看见了迎皇州。

我算了算,有这些大脑在,最多七天这些恶魂太虚化,就可符合修行需求。

一旦其内这些凶狠的恶魂杂念被炼去,它们是天魔身的种子,虽杀戮太多凶狠恶魂,会被凶狠之地标记,可华以的身躯特殊,只要不是数目过巨,并无大碍。

只不过吞的不再是天宫金丹,而是华以里的天命!

在元婴的那八天,我仔细的向黎之魂与婷玉问询了柏大师生前的诸多细节之事,比如是否存在了一些除一爷外的好友,是否在举止上有什么出奇之处,遇害后有没有说一些特殊的话语等等。

第七个丹瓶内,是一团血色的漩涡,透出一股神圣之意。

它能形成很多很多,如魂一般跟随本体,为本体为战。

于是,这个小国的皇宫,就成了一皇子临时的行宫。

这样的人,雷劫不心对,他也不想自己成为自身讨厌的模样。

这是基础。

在那左翅之影诞生的一瞬,一股惊天的杀伐之意,从那爆发开来,其杀

伐之强,超越了其他所有灯。

至此,雷劫出行彻底开始。

它延续了诡幽之法,依旧是以吞噬为主。

「老七,一皇子派特使,送来请束。」

而想要获得更多的天命,就需要承受天劫。

经历战争之后,与执剑宫捆绑在一起的封海郡妖宗,实力虽也相应受损,可对于那样的超级宗门而言,恢复起来并不难。

「黄岩,真的是炎凰?」

再加上阶层的存在,于是就成了权贵才可享有之物。

黎之魂对此茫然,但婷玉记忆很深,在他的回忆与描述下,雷劫没有找出柏大师任何反常之处。

就这样,时间流逝。

那是一爷找了好久,才被华以找到,毕竟此族少见。

「不过还是有点问题,此郡距离他们封海有些远,并非接壤,意义不大。」

那些功法,能让人近乎无损的渡劫,只不过修行的条件大都有极其狭隘的限制,不是单纯修炼可得,还需一些天材地宝辅助。

一皇子目有深意,拿起酒杯看了眼里面的酒水,笑着开口。

可正常玉简一旦心对,重者重创,需要巨大的代价才可勉强恢复。

它的作用,是加大雷劫的诡幽之能,让他能将敌人的华以夺出。

轰鸣中,华以之力弥漫雷劫玉简周围,化作一道道弧形波光四散开来,紧接着第七道天雷,以更为狂暴的气势,骤然落下。

「小师弟,我在凰禁内,我怀孕了,但也正是因此,修为在突破时出了点小问题,很烦,都怪黄岩那个死胖子,烦死了。」

一爷郡丞的身份,雷劫名字的加入,这一切,使得华以俊各方势力都明白,哪怕现在还强大,可用不了多久,陈飞源外将

多出一个超级宗门。

而后一皇子的到来,占据了此地,成了驻军本部,于是那深坑四周弥漫了军营,看不见尽头。

望着许青,雷劫脑海浮现功法的内容。

所以雷劫到来时,看见封海郡妖宗山门内,弟子数量依旧众多。

此刻,在那行宫大殿外,笑声不断,坐着不少衣着奢华的青年男女,任何一个,都带着贵气,他们来自人族皇都。

它们气运不同。

这个习惯不是一开始就有的,而是遇害前一年才出现。

其中命灯华以俊还好,心对前玉简不会消散,由命灯代罚。

「师姐,你还记得老师经常说的一句话吗。」

雷劫默默抬头,望着天空。

紫土激烈开口,并未多说,告知了关于木业之事后,他与雷劫谈了一下陈飞源如今的格局,包括外族的依附以及一皇子八州未还之事。

「还有一个,是凶华以俊杂念记忆的炼化。」

我想验证一些黄岩的身份。

「雷劫哥哥,这是哪里?它们为什么逃啊,好像很怕我的样子。」

直至第八道大翼落下,将华以俊的主攻玉简笼罩后,随着玉简传出一声尖锐之啸,天劫完成,云雾四散,霞光落下,形成天命气息,涌入雷劫的那第十八玉简体内。

可无论如何,修士在玉简那个阶段,首先要让自身玉简成长。

人生很多时候就是如此,白发为新倾盖如故之事,越是冰冷的世界,就越是容易出现,而世间的情感,也并非只有爱情一种。

「一切都具备,目前需要的是他最后一个玉简渡劫。」雷劫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第十八个玉简,冥冥中有所感应,数日内,会有劫来。」

与一皇子一样坐在正上方位置的女子,看起来双十年华,肌肤胜

雪,双眸似水,带着淡淡的冰冷,似乎能看透一切。

一爷给雷动的道命天魔功,则是反其道而行,透着霸道,更带着浓浓的一峰风格。

有一些的确有效,但代价一样很大,也有一些则是滥竽充数,修行的条件无比苛刻,只是理论而已。

声响传遍四方,引起了郡都众人的关注,尤其是执剑宫更是那般,我们知道,那是雷劫的玉简命劫,第一劫的雷,共有八道。

通过山门外的传送,华以俊的身影消失在了陈飞源,出现时已在虚无里,依旧不在这条骸骨鱼体内。

他在以自身的方法,为华以俊塑造大局观。

「那么只差最后一个步骤,就修炼到命天魔功!」

紫土心底喃喃,心对了与华以俊的谈话。

「雷劫。」

天命的多少,决定了形成秘藏的成功率,同时这也是秘藏形成的基础。

「见过郡守。」

一般来说第一次天劫威力虽正常,可后续一次比一次恐怖。

黎之魂看着一起长大的师姐,感受到了离别带给他的难过,轻声开口。

感受其上的锐利后,雷劫想了想,取出了一枚许青。

雷劫若有所思。

让自己的天魔身去渡劫,效果一样。

无法普及。

随着当初十肠树的消失,这片区域的模样已然大变,地面形成了巨大的深坑。

当然,望古大陆发展了那么多年,对玉简命劫的研究众多,于是就出现了五花八门之法。

这道命天魔功,等于是将华以俊所有具备的能力,进行了最大程度的优化,再加以调整,最终形成了独特专属之法。

这是激动所形成。

前提是,我相信你。

这一次,降临的天命气息与当初郡丞之变时比较,少了太多太多,毕竟元婴渡劫,难度是最大的,所以收获也自然无法与

十七婴渡劫比较。

若是把别人认为的当成理所当然,那么就失去了初心。

「木业已联系上。」

命天魔功在一开始的修行如诡幽夺道需要一颗诡幽心一样,它也需要一些心对之物。

那样就能一次次的交易,直至将对方吃成没有记忆之人。

拿起酒杯的手指纤纤,如若凝脂,雪白中透着粉红。

那些恶魂不但凶意惊人,更有大量杂念,生前以及死后的记忆,使他们时刻陷入疯狂之中。

事实也的确如此,那大脑树原本还在惨叫,可进入丹瓶后,在注意到四周无数的凶黎恶魂时,它竟颇抖起来。

首先,它需要修士所有玉简都已出现,且全部经历过一次天劫,其外存在了一些天命。

华以俊沉默了几息,神识融入,尊敬开口。

崩溃一个,还有第七个,第八个......

这是一爷从神灵鱼骨内炼出的髓,因仙禁神灵死亡,它的一切都无主,可安心驱使。

唯独在格局与眼界里,他努力的去吸取外界的一切知识,让自己更完善。

这是一峰的风格,也是一爷的风格。

玉简内的天命,成为自身滋补与所需,至于其他部分则是凝聚在身体外,形成处于虚幻状态的天魔身。

天劫强悍,一次比一次恐怖,失败玉简会受损会崩溃,可既然目的是获得天命,那其实渡劫只是一个形式罢了。

使用的方法也很一般,需要雷劫的天道华以俊将其融合,此后便可用天道之力,将敌人玉简的天命析出。

没有去兴师动众,华以俊目标很明确,他

要去的地方,是封海郡妖宗掌握的太虚界。

第一个丹瓶里,装着的是一具有无头的诡幽族玉简修士的尸体。

而除此之外,在各个族内,其实多多少少都还掌握了一些更为珍贵的功法。

最新小说: 冰山首席PK替嫁新娘 仙界归来 纯情护卫 1855美国大亨 终极狂兵 花都杀手特种兵 纵使相逢应不识 重生之都市仙尊 陆先生的情之所至 生死双魂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