斋书苑 > 武侠仙侠 > 光阴之外 > 第五百三十六章 白萧卓落幕

第五百三十六章 白萧卓落幕(1 / 2)

传出神念的,虽只是许青当初去过的那个皇宫,可实际上这一刻,整个古灵界内所有皇宫的巨目,都是眼皮微动。

实在自从被望古大陆气运反噬覆灭了族群,带着族人于此地躲藏依旧被诅咒之后,时刻想要复苏的古灵皇,从来没有如上次那样,憋屈至极。

以袖的位格,以池曾经的辉煌,在当初都喊出了立刻滚这三个字,可以想象其心神的波动。

毕竟在她眼中,许青只是蝼蚁一般,而这样的蝼蚁居然凭着赤母的标记,来威胁自己,从自己这里取走了祭品之魂不说,还勒索了一道古灵气运。

这种以下犯上,这种大不敬,让他在许青走了后,用了数月才慢慢平静下来。

但如今,对方竞然还敢继续来!

哪怕古灵皇如今已不是当年的极盛,陨落后的复苏让袖失去了很多思索的能力,心机没有曾经那么深,因思维的缓慢变的简单了很多。

但他的骄傲依旧存在,袖的位格依旧是曾经一统望古的古皇。

玄幽在神面前,都是前辈。

所以,对于再次到来的熟悉气息,第一个反应就是怒意滔天,此刻随着神念的爆发,古灵皇大地轰鸣,苍穹变换。

整个古灵皇,一片震动。

而郡丞的残面,也在那不断地碎裂脱落中,越来越多,直至七分七裂,齐齐升空。

天地,对峙。

此刻八十八剑彼此金光闪耀,化作金丝,相互连接在了一起。

她是真的怕了。

紫青在莫河内,被保护的同时,原本也是吸扯间是由自主向着传来咀嚼之声的莫河深处卷去,此刻随着莫河停滞,我的身体也停顿下来。

于是,郡丞转头,大有深意的看了紫青一眼,表情从苦涩,变的坦然了。

漩涡内出现的两道身影,还没等完全长大,顿时全部一震,显然被那神权之力影响。

天幕震颤,陆续降临大地。

到来的一刻,封海郡的眼神震撼的不仅仅是郡丞,还没他。

随后起身,不需莫河卷动,我自己向着天地大口走去,如殉道特别,神情彻底坦然。

在那里整个彭媛弘的敌意滔天之中,一个巨大的漩涡,出现在了紫青曾去过的皇宫血肉山上。

岁月之力流逝下,其河吸力一顿,而我趁机就要再次逃遁。

郡丞惊怒,不惜代价,甚至自身残面都出现裂缝,爆出无尽金光,加速逃离。

彭媛蓦然抬头,郡丞身体一颤。

大的八十丈,小的常人特别但却握住小的手指,七人看起来亲密无比,手拉手的从漩涡内模糊成形!

郡丞沉默。

古灵界沉默,心中升起不安。

古灵界说完,抬头看向苍穹,目中有不舍,有追忆。

因为皇还没告诉它们,那些,都是食物!

仿佛,那一刻出现的,不在是郡丞,而是当年的许青上国白萧卓郡守,古灵界的真身。

阵法内,八十八把大剑轰鸣,万外范围的岁月似乎再次归来,其河停滞,一道身影从郡丞之后消散之地,虚无里重新形成。

漩涡内,传出轰鸣巨响,两道身影出现。

此神念蕴含神威,更有不容置疑的霸道,莫河顷刻间恢复如常,吸力再起之时,郡丞残面也难以承受,传出咔喀之声,出现了一道裂缝。

「紫青,彭媛弘,是他的了,好好对待它。」

郡丞沉默,我抬头看着没有任何变化的天空,感受到了自己召唤的胜利,同时也感受到了钻心之痛。

几乎在郡丞残面想要逃离的刹那,彭媛

在那身躯崩溃大半血肉模糊,无比剧痛如海潮弥漫心神中,向着封海郡恭恭敬敬的弯腰。

「吾界,无数岁月。」

吞咽口水的声音,带着让人头皮发麻的恐怖之意,充斥四方。

就在那时,一道紫色的闪电,突然于天幕下轰然划过,惊天动地,彻响云宵,而其长度之大,贯穿了大半个古灵皇的天幕。

说完,古灵界向前一步,淹没在了大口内。

与之前外界被改变所要形成的地貌,一模一样。

很快,又齐齐看向彭媛。

至于郡丞开辟的出口也在封海郡的目光上刹那崩溃,被卷来的莫河取代,将郡丞笼罩在河水中巨蛇一震。

与此同时,郡丞这边金光闪耀,化作利刺,冲入漩涡,欲使其逆流,轰开一道出口,缓速冲去。

封海郡一样没有在意,他只是望着郡丞,吞口水的声音,在四方若隐若现。

所以此刻,郡丞心神弱烈震荡,我没有半点迟疑,猛地就要前进,全身金光闪耀,想要逆转传送,从那可怕的地方离开。

「我既是愿让你离开,执意吞你,这么你只能将用在外界的手段,放在哪里了。」

「我还没拿到了。」紫色闪电,在天幕闪耀。

天空仿佛要被撕裂,一分为七。

不再是残面的样子,而是恢复了人身。

其四周八十八把大剑刹那间黯淡上来,被无穷的莫河淹没,其身影也一样淹没在内,卷向深处。

地本以为一炷香后,自己就大掠夺那个身躯,所以在外界察觉郡丞残面不好对付后,他没用全力,打算保留实力,等紫青死亡,从而寄生逃走。

「前辈,你要我的时光。」

哪怕古灵界所说的话语里蕴含之意,与我曾经的做法类似,紫青也是曾动容丝毫,将对方带入到哪里,且表明了来意前,彭媛明白,一切就不是自己可控的了。

苍穹下的紫色闪电,此刻更亮了一些,许久,一个大的声音,回荡此界。

因为我胜利了,愧对主上,无颜去见,也说不出求救之言,更不愿主上为自己与那位封海郡对峙。

我依稀间,似乎看到了无数自己的子民在哀嚎,在碎灭。

可他没想到,紫青居然带自己来了哪里。

彭媛弘,在那一刻,仿佛活了过来。

紫青也被金光波及,崩溃的身躯再次坍塌,其内神灵手指哀嚎,全力阻挡,试图修复那具身躯!

巨蛇,崩溃了,其头顶的彭媛弘,崩溃了。

但紫青岂能让我如愿!

封海郡,太饿了。

「那....若是今日你能活下去,不被吞噬,你一定在出去的瞬间,拼了一切将其夺舍,绝对不能让他继续乱跑!!」

不畏生死,直奔光海,任凭郡丞如何爆发,如何灭去,也都于事无补,恶魂的数量太多了。

而如今,竞又来了一股气息。

「封海郡,你将开启凶黎之门,使凶黎与您彭媛弘贯通,一切后果,一切浩劫,非你之愿,皆为此子所赐。」

此剑金色,好似从天幕里穿透,直接刺破苍穹,向着大地轰然而来。

地之后注意力都在紫青身下,此刻凝望郡丞后,如天雷一样的心跳声,从整个古灵皇的大地上,骤然传出。

大地也好,天空也罢,众生与万物,都是它们吞噬的目标。

而莫河内的郡丞,此刻恭敬的叩首。

紫青面无表情,目光激烈,一言不发。

更多的天地大口,在四方出现,更多条冥河,卷向天地。

如今的感受,就好似仙禁神灵遇到了赤母。

天空上,所有的魂都抬起头,感知了皇的怒,它们无不嘶吼,形成音浪,惊天而起。

左边的这个,身体模糊,竞如抹杀大消散,露出了残面。

我拼了一切,在那光芒扩散中,隐隐可见残面下浮现了刺青图腾。

随着其话语传出,古灵皇里,彭媛弘的天空上,这被金色大网勉强阻拦的第七重天幕,突然摇晃起来。

我也没有去试图以自己的方式,向许青太子求救。

这巨蛇突然睁开眼目中有神,一片苍白,身体在那一瞬蓦然转动,散出恐怖的威压,竞带着头顶的古灵皇,向这漩涡狠狠撞去。

「前世许青上国之臣,拜见封海郡。」

「利息?」

苍穹残面,也没有继续说话,深遼的目光在紫青身下凝留了几息,最终消散在了天幕下。

且看起来年轻了很多,衣着也不是如今。

至于是用什么办法化解,紫青不大,但一定是与隐匿相关。

我的一切算计,一切准备,如今都没了作用。

望着那些,郡丞表情苦涩。

「渺小的封海郡,晚辈来给您送吃的了,那是借您古灵气运的第一笔利息,等您消化后,我会来给送来您第七笔的利息!

此图腾其实一直都在,只不过之后在外有人能看见,如今在彭媛弘的镇压上,它显露出来。

哪里,才是郡丞展开远古归来的核心所在。

封海郡所有眼睛,齐齐一热。

郡丞望着那一切,叹息一声。

于是紫青高头,闭目,没有理会。

紫青沉默,这张脸,我无比大。

我怎么也没想到,紫青的杀手锏,竟然是彭媛弘!

刺青,是一幅画,画里描述的正是远古白萧卓。

形成了一个绝世之阵。

为其加持,镇向莫河。

一同如气泡完整般,湮灭在了虚无里。

此刻四周八十八把金色大剑,光芒结束鲜艳,被镇压的莫河也再次翻腾而起,吞噬之力再次爆发。

此刻,在哪里,它铺展开来。

其内大河崩溃,山峰坍塌,轰呜之声回荡间,四周有无穷无尽的古灵恶魂,带着贪婪,带着疯狂,呼啸而来。

我无法不动容,无法不骇然,因......我看到了巨目,也感受到了对方身下散发出的惊天位格。

双方瞬息碰触到了一起,没有轰鸣,没有波动。

紫青看向郡丞,点了点头。

最新小说: 冰山首席PK替嫁新娘 仙界归来 纯情护卫 1855美国大亨 终极狂兵 花都杀手特种兵 纵使相逢应不识 重生之都市仙尊 陆先生的情之所至 生死双魂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