斋书苑 > 武侠仙侠 > 光阴之外 > 第三百五十四章 一战立威

第三百五十四章 一战立威(1 / 2)

许青目中寒芒蕴起,随着右手抬起,一道身影竟被他从身后虚无里一把抓住了脖子,勐地拽出。

那身影挣扎,可却于事无补,下一瞬显露清晰,竟还是李子梁,只是其面色正飞速发黑。

许青的手有毒。

任文件碰触李子梁的一刻,对方就已经中毒,正在腐烂。

而此刻远处那个逃遁的另一个李子梁,身

体模湖,消散开来。”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!这不可能!

而且你心神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疑惑之念,你……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往事,怎能心志坚定如此!!“被许青抓住脖子的李子梁,目中露出骇然与无法置信,失声惊呼。

实在是方才的那一幕若换了他曾经遇到的对手,大都会神色变化,会不顾一切追上去斩杀灭口,毕竟每个人都有秘密,明显如今的情况,是秘密被人算了出来。

同时其话语藏头去尾,也充满了让人疑惑之念,旁人听到会本能的在心中升起杂念,一样也会注意力都在他逃遁的身影上,会去追击。

而这,正是他的目的!

李子梁没有任何推演之力,也根本就不会丝毫卦法,但太司仙门的术法诡秘,以意境为主。

可他还没有修出意境,只是到了意念的程度。

所谓意念,不是字面之意,而是更为复杂,意之一字,包罗众多情绪。

任文准确的说,他修行的是疑惑之念,但凡与他对敌,敌人心中升起疑惑,那么这疑惑之念就可瞬间被他感应,化作自身的杀手锏,可让敌人灵魂自焚。

以往他用这招杀了不少人,除了面对道子张司运,旁人无往不利。

他本以为今日也可,只要许青心中升起杂念,他就可以展开自身杀手锏,只要许青冲出去目标在自己分身上,他就可以暗中出手,配合杀手锏,形成绝杀。

可今天,他遇到了第二次失利。

余第一次他还可以活,但这第二次,他活不了。

许青没有给敌人解释的习惯,此刻在这李子梁的挣扎与腐烂中,他右手瞬间透明,直接深入对方天宫中,一抓之下,四个水晶摸样的金丹,被他直接取出。

凄厉的惨叫传遍八方,生死危机强烈之际,李子梁目中露出绝望,焦急开口。“有人让我对你试探,所以我之前才会挑战,许青你别杀我,你只要放我离开,我告诉你是谁……”许青神色平静,左手七首幻化,一刀豁开了李子梁的脖子。

鲜血四溅,一股股的流淌,升起阵阵白雾。

那血沾染了衣襟,洒落在大地上,于白色的雪对比,一滩滩很是醒目。

李子梁捂着脖子,呆呆的看着许青,目中带着无法置信,似乎他想不明白,为何许青不为自己所说话语而收手。

毕竟换了旁人,此刻至少也要问一句。

虽然他不敢说出那个人是谁,但他可以故弄玄虚,说出其他名字引走祸端,且他也都想好了说谁,比如圣昀子的父亲,比如许青的同门。

若成功自然最好,不成功也能以此来换取对方的疑惑,从而将自己没有进行下去的绝杀完成。

但许青竟没有任何要听的想法,让他的一切算计成空。

于是此刻他的目中,浮现出怨毒,可这怨毒无根,最终随着身躯的倒下,一切都成为遗恨。

他其实已经后悔了。

他后悔不该贪婪那人给出的好处,去帮对方试探许青,多次挑战,更是扣押逼迫其赔罪,从而不得不战。

他后悔自己不该贪婪,以为此战有胜券。

他更是后悔,自己不应该在乎颜面,接受了这生死战。

可这些,还是比不过他的迷茫,他直至死亡都不知晓为何许青从始至终,没有丝毫疑惑之念。

而今,一切的一切,都成了怨毒,都成为了过去。

天地,在他眼前一片漆黑,好似有人为他盖上了帘。

城池外,一片清净。

唯有零星的雪花被风吹起,打着卷儿在天地间悠悠而落,飘在尸体上,覆盖在了鲜血上。

很快地面已看不见血,唯有李子梁的尸体,一动不动。

许青神情平静,对方临死前的话语,他听到了,可人在这个时候说出的话,能相信也不能相信。

他相信的确是有人指使,因为这符合他之前的判断。

但他不相信李子梁说出的任何名字。

而归根结底,是许青相信的人太少,所以大多时候,他只信自己。1因为显而易见,能对李子梁安排来试探的,一定是李子梁不能也无法拒绝者,真把对方名字说出来,李子梁就算在许青这里活下去了,未来也一样会很惨。

最新小说: 冰山首席PK替嫁新娘 仙界归来 纯情护卫 1855美国大亨 终极狂兵 花都杀手特种兵 纵使相逢应不识 重生之都市仙尊 陆先生的情之所至 生死双魂纪